2016年3月25日《上海理工大学报》:夏志清的沪江缘(一)
发布时间:2016-12-29  浏览次数:

       作者:□ 王 洞

        编者按:我校校史研究的重要成果———《夏志清与沪江大学》一书,搜集、整理了夏志清求学沪江时期的相关档案史料,试图追寻这位文学评论界一代宗师的成长足印,还原当时的学习环境和时代氛围,同时也为抗战时期的沪江大学凝固一段历史记忆。我们摘编书中部分经典内容以飨读者,一同回顾这位校友难解的沪江情缘。
        2013年 5月收到上海理工大学寄来的一个牛皮纸大信封,里面有吴禹星先生的短信,文章“同学少年多不贱”,夏志清成绩单及“Discipline”的影印件。他希望志清能解析一下成绩单的内容,志清看了非常高兴,可惜志清年老多病,就由我代笔了。志清 1938入学,1942毕业,在沪江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打下了坚实的英文基础,虽然“孤岛时期”在城中区商学院上课,没有享受过在校园与女友携手的情趣,但在他一生中,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志清上有长兄济安,大他五岁,下有幼妹玉瑛,小他十四岁,中间两个弟弟夭折。济安常年在校住读,抗战时期,父兄都去了内地,家里只有母亲和妹妹,能谈得来的只有同学。沪江的同学中,最要好的是张心沧,丁念庄,吴新民,陆文渊和王楚良,他们六人有一张合照,志清一直带在身边,除了他与父母,济安,玉瑛的家庭照外,这张照片常随他的文章上报或杂志。除了王楚良外,其他四友都在海外,一直有联络,特别是陆文渊在香港时,几十年如一日,每月帮志清寄钱到上海。我在香港时,见过吴新民,经商有成,最近几年,没有消息。陆文渊是唯一健在的人,现住旧金山。
  据陆文渊说张心沧的功课最好,心沧在爱丁堡大学,也比志清早拿到博士,丁念庄也拿到了语言学博士,他们一双儿女都很聪明。女儿 Europa曾在我家住过六个星期,心沧的姐姐,张心漪在台大教书,她女儿费宗清曾在哥大读书,她来纽约总会来看我们,我们去台北也会拜望他们。他们班上第一名总是心沧,志清屈居第二,不及心沧,所幸他写了本《中国现代小说史》,获得好评,对研究中国文学起了很大的影响,得以在哥大任教,1970年春季休假时,他请心沧代他,心沧拒绝了。1990年我们去伦敦,丁念庄带着儿女来陪我们玩了一天,我们到剑桥去看心沧,他请我们在大学俱乐部吃午饭,一点也没有看到老朋友的喜悦。我对这位心仪已久的“才子”有些失望,他不像志清见了人,总是兴高采烈。
  志清另外一位好友是王玉书,改革开放后,取得联系,他的公子允方 2003年曾带着妻媳来看我们。每年新年都会写信报告他父母,王楚良,谭素琴的近况。谭素琴在福建,儿孙满堂,很幸福的样子。志清在沪江最羡慕王玉书的是与低班女同学恋爱成功,毕业不久就结婚了,小夫妻非常恩爱。他自己追女孩子,屡屡失败。其中最让他倾心的女子是刘金钏,他那篇《初见张爱玲,喜逢刘金钏———兼忆我的沪江岁月》刊出后,也与刘女士联系上了,她就住在纽约。我们每年见两次面,志清追她时,她已订婚。婚后,她去了台湾,她丈夫乘“中兴轮”赴台失事,她只得返沪,后来嫁给陈森,是“福建肉松”的小开,文革时吃了不少苦头。她去世时,我们因为要去做肠镜检查,没有去参加她的葬礼,很遗憾。
  志清小时,胸无大志,只喜读书,倒是济安觉得一个书生不教书是没有前途的,1946年把他带到北大西语系做助教,适逢校长胡适弄到李国钦奖学金:文,理,法各一名。资浅的教员,助教都可报考,志清凭他的一篇写布莱克(Blake)的论文得到著名文评家燕卜荪(Empson)的赏识,获得第一名。参加考试的败选者联袂向校长抗议,他们认为这个奖金不能给刚来的夏志清,应当给北大或西南联大的毕业生。胡适一听夏志清是沪江,一个教会学校毕业生,心里也不痛快,不过尊重考试委员会的决定,仍然颁给志清。志清所以能脱引而出,完全是靠他的英文,在沪江打下的基础。
  志清不是出生在书香世家,家无藏书。只因受了济安的启发,喜欢读书,但是没有上过好的小学和中学,初进沪江 觉得英文说写都不如班上的同学,想不到他的作文得到贝特(Byrd)老师的青睐,在班上宣读并讨论他的作文,给了他信心,使他更加用功,在英文遣词造句上下功夫,志清的论文指导老师是高乐民(Coleman)传教士。后来她去台大教书,常常向济安问起志清,很关心志清的生活。系主任柯佐治(Carver)返美后,在新泽西一家中学教书。志清初来美国时,他的公子也在耶鲁大学读书。志清曾去新泽西拜望过恩师柯佐治夫妇及贝特女士。他感谢沪江的老师们教学认真,使他读了许多英文名著。他英文写作的能力,不是那些西南联大,北大毕业生能比的。他们在内地,读书的环境及英文系师资都不及孤岛时期的沪江大学。
  秦小孟比志清低两班,是有名的好学生,在校就认识,不能算好朋友,改革开放后,她与先生在纽约住过一阵,离我家不远,所以常见面,后来搬去加州,她勤于写作,志清答应为她写序。不幸她早逝,这序没有写成,不知她的书有没有出来?王弘之自借去志清的论文,没有来往。志清没有底稿,我也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可能是丁尼生吧!因为他在校时读过丁尼生全集。
  他对母校念念不忘,我 2005年去上海时,他要我去看看沪江校址,可惜我的朋友们都不知上海理工大学的前身是沪江,很多年前,有位校友访美,住在纽约国际学舍(InternationalCHouse),打电话来,志清恰巧不在,他当时事忙,没有即刻回电话,等他打回去时,这位校友已经回国,非常后悔没有早打电话。校友会以后没有同他再联系过。后来还是低班同学陈国容女士托人带给他一本《沪江大学纪念集》,志清不时翻阅,以解其思念母校之情。
  吴禹星先生来信说《夏志清与沪江大学》即将付梓,希望我写篇序,我觉得这是义不容辞的事,虽然我没有写过文章。我要写一写他与他这些同学,毕业以后的交往。更要感谢吴先生不辞辛劳搜集资料。精心策划编写此书,每一步骤,都征取我的意见,他的谦虚敬业,令我钦佩。
  (作者系夏志清夫人,本文节选自作者为《夏志清与沪江大学》所作之序)
人物简介:夏志清,原籍江苏吴县(今苏州),1921年2月18日出生于上海浦东,名澂元,字志清。1938—1942年就读于沪江大学英文系,1948年考取北大文科留美奖学金赴美深造,1952年获耶鲁大学英文系博士学位。1961年,夏志清在美国用英文出版了使他一举成名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发掘并论证了张爱玲、张天翼、钱锺书、沈从文等重要作家的文学史地位。1962年应聘为哥伦比亚大学中日文系中国文学副教授,1969年升任为教授,1991年荣休后为该校中国文学名誉教授。2013年12月29日,在美国纽约去世,享年9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