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威圣烈士
发布时间:2011-03-01  浏览次数:

      

        贺威圣,字刚峰,号薏农,1902年腊月出生于浙江省象山县贤庠乡海墩村。他是个遗腹子,从小聪明活泼,在村里读了两年私塾后,便考入县立高小,1918年毕业。翌年,五四运动波及象山,年轻的贺威圣与学友组织了“象山学生联合会”,并被选为会长。在他的领导下,游行示威,印发传单,张贴标语,街头演说,焚毁日货等活动搞得热火朝天。往日闭塞冷落的城镇,顿时生气勃勃。也正是五四运动的触动,贺威圣取字刚峰,立志要洗刷国耻,振兴中华。1920年春,他踏上了“读书救国”的道路,赴上海先后就读于澄衷中学、上海公学、东吴二中,于1922年夏毕业。那时正值陈炯明叛乱,孙中山由粤到沪,在沪江大学发表演说。贺威圣赶去聆听,并向孙中山阐发自己的见解,深得孙中山的赞许。这次会见给贺威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久,他就参加了国民党。后来他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说:“这次见面,使我深刻认识到孙中山先生不但是一位最智慧最伟大的政治思想家,而且是最勇敢最能干的实行家。”

      1923年,贺威圣考入沪江大学, 1924年转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上海大学的校长是国民党左派于右任,中共党员邓中夏、瞿秋白、恽代英等在该校任教。贺威圣在此耳濡目染,深受教育,不久转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更加刻苦学习马列主义,密切联系实际,积极参加平民夜校、夏令讲习所等活动。这年冬天,贺威圣回家乡度假时,培养发展了家乡的革命青年王家谟、杨永清、范船僧等人为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并建立了团的外围组织——乐群学会。

      为了响应和支持孙中山先生的北上宣言,贺威圣以中共象山支部为核心,发动全县各界进步人士和团体,筹建象山国民会议促进会。1925年2月4日,该会在丹城城隍庙举行成立大会,到会的有农、工、商、学等50多个单位,1000多名代表。会上通过了《象山国民会议促进会章程》,并通电北京,拥护孙中山先生北上召开国民会议,在当地掀起了争取国家和平统一和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国民革命运动高潮。

      孙中山逝世后,贺威圣即在上海电告象山党支部,要组织隆重的追悼活动,广泛宣传孙中山的革命精神。不久,他又亲赴宁波、象山等地参加追悼活动。贺威圣还在共青团宁波地委所办的《火曜》刊物上,发表了《追悼孙中山与被压迫民众》等文章,指出:“中国的革命虽因中山之势力而扩大,但决不因中山之死亡而死亡,因为国民革命是建筑在帝国主义、军阀两重压迫上面,帝国主义与军阀压迫如不停止,中国人民的革命工作也不会停止。”鼓舞人民继承孙中山先生的遗志,坚持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

      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贺威圣在恽代英、瞿秋白等领导下,积极投入反帝示威活动,并被聘为国民党上海市执行部宣传委员,参与领导全市人民抗议帝国主义血腥暴行的斗争。他夜以继日地拟稿撰文,把五州惨案真相和上海人民反帝斗争的动态迅速转告全国同胞,推动全民族反帝怒潮的不断高涨。他还亲自到南京路等闹市区散发传单、发表演说和控诉帝国主义残杀中国人民的暴行。1925年6月8日,贺威圣受党的派遣,从上海到达宁波,协助宁波的党、团组织发动群众,掀起反帝爱国斗争的高潮。当天下午和晚上,他在宁波后乐园、青年会连续演讲,介绍上海“五卅”惨案的经过和上海人民的斗争情况,进一步激发宁波各界群众的革命义愤。在党的领导下,宁波市民成立了有3000多工人、学生参加的外交后援会、募捐委员会;还举行了五卅殉难烈士追悼大会,会后进行游行示威,愤怒的群众将查获的日货集中在小校场烧毁。9月,他被选为国民党上海市党部执行委员,担任工人、青年两部部长。11月又出任共青团上海闸北部(即区)部委书记。次年4月,调任中共上海闸北部委书记。在此期间,贺威圣、张秋人来宁波各地活动,他们组织非基督教大同盟,宣传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和迷信、愚昧;还在象山高等小学举办暑期讲习班,组织象山进步青年学习《向导》、《新青年》等刊物,讲解马列主义原理,培养发展共青团员;并帮助成立共青团象山支部,推选杨永清为书记,编为宁波第七支部,属团宁波地委领导。长期的繁重工作使贺威圣的健康每况愈下,以至病倒。在家乡养病期间,他又在工人中进行活动,组织工会。因革命形势发展很快,党需要他到杭州开展工作,他便毅然带病前往。

      1926年7月,中共上海区委任命贺威圣为中共杭州地委书记,贺威圣化名“瑚珊”来到杭州。当时正值国民革命军大举北伐,上级党委要他迅速发展、健全党的组织,推进工农运动,掌握国民革命的领导权,做好迎接北伐军的准备工作。来杭后,他立即召集干部、党员,以同乡会的名义在三潭印月、慈云岭等处开会,布置工作。他带队到三元坊、清河坊一带闹市区发传单,作演说,揭露军阀的罪恶,号召民众起来斗争。此外,他还领导、组织印刷、丝织等行业的工人进行罢工斗争,建立各行业的工会和工人武装,从而推进了杭州地区反帝反封建群众运动的发展。在他的活动下,杭州地区的国民革命斗争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当浙江自治运动处于高潮的时候,中共杭州地委又及时分析了形势,决定利用夏超与孙传芳的矛盾争取夏超。贺威圣凭借与夏超有夙交的便利,同国民党左派一起,多方做夏的工作,促使夏转变态度,支持群众运动,从而形成了对革命极有利的局面。

      夏超起义后,广东国民革命政府任命其为国民革命军第18军军长。中共杭州地委立即组织工会、学联等人民团体在湖滨大众运动场召开万人大会,支持夏超反孙“独立”。此时,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基本上控制了局势,并积极发动群众,准备接应北伐军入浙。10月16日,夏超趁北伐军攻占武昌,击溃吴佩孚主力之机,率领浙江保安队8个营向上海逼近,配合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在江西的孙传芳闻悉浙江有变,派遣江西前线一部分主力北上,并电令淞沪警备司令宋梅村率部入浙,夹击夏超。嘉兴一战,夏军溃败。宋部尾追夏军进入杭州,夏超被杀,大批共产党人、进步人士和许多工人、学生被捕。一时,白色恐怖笼罩杭城,军阀警犬四出嗅找共产党人。贺威圣临危不惧,不顾肺病复发,身体衰弱,仍继续领导群众开展反帝反军阀斗争。10月下旬,一位地委交通员因邮寄开会通知时,被混入邮检队伍中的特务发觉而被捕,地委联络处因此暴露。10月27日,贺威圣在仕学旅馆主持召开紧急会议,传达中共上海区委主席团关于“主席团改为军事委员会,准备组织工农群众武装起义”的指示。突然闯进一群便衣警察,将他们逮捕,押送到清波门外的兵营监狱。

      在昏暗的刑讯室里,敌人对贺威圣严刑逼供,妄图将共产党地下组织一网打尽。可是,无论刽子手如何凶残,贺威圣始终临危不屈,表现出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

      1926年11月3日,北风凛冽,寒气逼人,贺威圣艰难地背靠着牢房的土墙。“谁是贺刚峰?”随着狱吏的粗声吆喝,铁门哗哗开启。贺威圣慢慢站起身,刚要走上去,难友汪性天猛地用身体挡住了他,大声回答:“我是贺刚峰!”贺威圣轻轻推开了战友,并冷冷地朝敌人说:“我是贺刚峰!”他们都意识到这是生命的最后时刻,都想自己肩起死的重担,把生路留给对方!当叫到汪性天时,两人又同时站了出来,敌人把他们一起押到清波门外梅东校场。刺骨的冷风猛吹他们高昂的头颅,撕扯他们褴褛的衣衫,抽打着条条血痕和青伤。周围是死一般的冷寂,只有枪栓在喀喀地响。他们面对乌黑的枪口,从容镇定,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敌人要他们转过身去,被他们断然拒绝。于是,随着“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响起,贺威圣与他的战友一起倒入了血泊。

 然而,祖国大地将会永远回响这位中华民族优秀儿子的铿锵诗句:
汽笛一声动客愁,暮云江村路悠悠;
而今怕听骊歌起,未到晚钟且暂留。
扶桑鬼域君知否?大好河山暗锁愁;
壮士岂为儿女泣,要将投袂兴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