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文藝部主任:袁水拍
发布时间:2009-05-01  浏览次数:
 

        袁水拍(1916-1982)原名袁光楣,一九一六年生,江蘇吳縣人。一九三四年畢業於蘇州高中,翌年考入上海滬江大學,三個月後轉到銀行界工作。抗日戰爭爆發後,在香港、重慶等地從事抗日救亡宣傳。早期詩集《人民》、《冬天、冬天》和《向日葵》雖多抒情之作,但已略展諷刺才能。一九四四年開始,以「馬凡陀」的筆名(那是世界語 Movado——意即「永動」——的諧音,也是吳語「麻煩多」的諧音),在報刊發表兩百多首政治諷刺詩,後結集為《馬凡陀的山歌》(1946)和《馬凡陀的山歌續集》(1948)。他擅長運用通俗的歌謠形式,把政治與社會事件用漫畫的筆法和諷刺的語言加以鞭撻,寓尖銳的批判於風趣的敘述中。用字淺顯平易,語言風趣幽默,意味深長。他所挖苦、嘲笑的事物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頗能引起讀者共鳴。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擔任《人民日報》文藝部主任。一九七五年,出任文化部文學藝術研究所所長。
  

       【作品導讀】

        袁水拍在許多詩作中刻畫各階層人物的醜陋嘴臉,譬如統治者、政客和達官顯要,譬如不仁上司和不肖員警,有些讀之令人扼腕痛恨,有些則讓人不禁大笑。除了宣洩鬱積的牢騷之外,他揭露政治、社會真象,更將矛頭指向人性中的黑暗面與劣根性。

        「動物咬人」或「動物互咬」的情況時有所聞,「人類互咬」的事件鮮少發生,在〈咬的秩序〉一詩,袁水拍以「人咬人」的野蠻行徑寫社會現象,等於將人性與獸性畫上了等號(「他咬你一口,咬得血淋淋,/你咬我一口,痛得我發昏;/我咬他一口,讓他去喊救命」)。他以一個「咬」字精準地點出古往今來普遍存在人類社會的冷酷生存法則——弱肉強食,層層剝削;通俗一點的說法則是「大欺小,小欺弱」或「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這樣的現象不僅存在於古代,也存在於現代,不僅存在於東方,也存在於西方,因為這是最「真實」的人性,對人類社會的影響無遠弗屆,是所有的仁義道德或文明禮教都無法改變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四維八德,美國聖經,/那怕上帝的老子簽字蓋章證明,/都比不上我這個咬的秩序真!」)。袁水拍以俏皮輕鬆、朗朗上口(講求對仗和押韻)、類似打油詩的語調道出如此悲觀的人性認知,讀來真是令人笑中帶淚。

        這首詩讓人聯想起魯迅的短篇小說〈狂人日記〉,書中主人翁狂人患了被害妄想症,以為他週遭的人(包括其家人)都想殺他而食之。在小說裡,魯迅假借狂人之口說出這樣的一段話:「凡事總須研究,才會明白。古來時常吃人,我也還記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我也是人,他們想要吃我了。」在這篇小說,魯迅以說故事的方式,將吃人肉的「吃人」轉喻為「支配與剝削」之意涵,和〈咬的秩序〉所欲傳遞的意念有一部分是相通的。

 

咬的秩序

皇帝咬大臣,大臣咬百姓;
一品咬二品,二品咬三品;
特任咬簡任,簡任咬薦任;
老板咬伙計,伙計咬練習生; 

大房東咬二房東,
二房東咬王先生,
王先生回家咬老婆,
老婆把小孩打一頓; 

他咬你一口,咬得血淋淋,
你咬我一口,痛得我發昏;
我咬他一口,讓他去喊救命;
咬不著的,請咬自己的頭頸。 

忠、孝、仁、愛、信、義、和平
四維八德,美國聖經,
那怕上帝的老子簽字蓋章證明,
都比不上我這個咬的秩序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