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和上海考驾照
发布时间:2008-06-09  浏览次数:

2008年1月

(有些材料有待核实)

------------------------------------------------------------------------------------------------

从1980年初到美国起,我就想今后能够自己买车、开车。可是在那次的3年多时间内,没有实现这个愿望。这有2个原因,一是没有经济条件;二是没有必要。

从1965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到上海机械学院(现在上海理工大学的前身)工作,我的月薪只有人民币65元5角,十多年不变。80年公派赴美,待遇是每月400 美元,当时美元与人民币的兑换率只有约1.8。虽然第2年起,我的待遇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给的,多了些,但当时国内很穷,我们要积钱买“八大件”带回国,还要照顾亲友,根本舍不得买车。

MIT地处Cambridge, 是与波士顿(Boston)隔Charles河相望的小城,人口仅10万,是英国人刚登上美洲这个新大陆时就建成的老城,道路狭窄,开车的不多。我们的住所距学校只有20分钟的步行距离,开车不仅没有必要,还会引起不少麻烦。

此后,我有了2次考驾照的经历,第一次是1992年在纽约州,是先买车、学车;再考驾照;第二次是在上海,1998年考了驾照,2005年才买车。有些经历,回忆起来觉得很有意思。一些小事反映了当时当地的风土人情,写出来只作消遣。

(一)再到美国,一切从零开始

我以前的一位博士生小常,1987(?)年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他的导师JB是纽约州立大学生物系的系主任,我和JB在1983年就认识。小常从工程转到生物,跨度很大。他学得十分努力,干得很漂亮,1992年顺利地拿到生物学博士学位。在那年,他和导师联合署名发表的论文,占全系论文总数的一半。在攻博期间,他们就在导师的私人农场里,一起研制了新型的临床低温外科设备,办了个小公司(用现代流行的说法,叫创新公司)。1991年,这个小公司,被一个主要由犹太人组成的石油财团看中投资,正式成立了“低温医学科学公司”。财团派犹太人JJ任总裁,JB为公司副总裁,小常任研发部主任。

就在那一年,他们要邀我去公司当顾问。由于当时我国教育部规定大学教师不允许到国外公司工作,所以公司把经费拨到纽约州立大学,学校再请我去作访问学者。1991年底,我就到了这个学校,签定协议,工作一年。学校在纽约州的宾厄姆顿(Binghamton),距离纽约市有240公里。公司设在马里兰州的罗克维尔市(Rockville),距离华盛顿市约30公里。

我的任务是参与公司研制新型的低温医疗设备,分析问题,提出建议。不久,小常和JB就搬到马里兰州去了,我需要在公司和学校两地来回跑。学校距公司475公里,相当于从上海到浙江金华,或者从上海到安徽黄山的行程。

学校到公司可以乘长途汽车,单程$51, 再转市内交通。由于沿途塞车,要化9个多小时。 学校到公司也可以坐飞机,那得先飞到纽约转机去华盛顿。从宾厄姆顿到纽约只有小飞机,20多座的。因为旅客太少,经常改点或停开。有一次我乘这小飞机上,遇到大风暴雨,飞机晃动得十分厉害,大半乘客都呕吐,吓得我不敢再乘。乘飞机从学校到公司,也要5-6小时;来回机票$200。自己开车是个最省时间的,只要4-5小时。

美国是个很盛行“实用主义”的国家,认为“兑现价值”和“效用”就是实践的标准、真理的标准。特别对于公司,更是如此。我很清楚,这次来美国,不是出论文,而是要解决公司的具体问题。尽管我在1986年破格晋升为正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但美国人不理这些,他们要的是你此时此地能够发挥的“效用”,和能够兑现的“价值”。所以,这次我再到美国,要一切从零开始。我也必须自己学会开车,想去那里都能及时到达。学车成了我这次再来美国,除工作以外的最重要任务,而且要越快越好。

(二)、在美国学车,简单、价廉、实用

先买车,再学车

在美国,我没有见过提供学习者专用的“教练车”。学车要用自己的车,所以首先得买车。在美国买车是很便宜的,当年一万多美元就可以买到相当不错的新车。由于我计划只工作一年,而且凭我的经济条件,只能买二手车。到美国的第2个月,我就请中国来的同学陪我去买车,选了1982年生产的尼桑 Datsun Sentra。该车跑了77933 英里(合12.5万公里),价$1125;加上7%的税,共计了$1200。当场开了支票,再交了$493保险费,请小黄帮我开回家。第二天到学校办了校园的停车许可(Parking Permit, $30/半年。

考驾照的三个内容

美国各州对驾照的考试要求各不相同,在纽约州,大致要有3个内容。一是笔试;二是路试;三是安全教育。前2个全是单独进行的;惟有安全教育是在驾驶学校(Driving School)里进行的。安全教育就是集中认真地观看5小时的录象,付费$40。录象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安全带的重要性、饮酒和超速的危害。它用科学的依据和种种凄怆的事例,让你牢记心中。看完录象,就发给你一个“Certification(证书)。我就是在买车的那天下午去驾驶学校的。看完5小时的录象出来,我害怕得不敢开车,后悔买车了。

关于驾车饮酒的限制,上海和纽约州是略有不同的。上海的规定是“点酒不进”;而纽约州的规定是不能超过2听啤酒。

笔试很宽松,目的只要知道交通规则

我到美国后,就买了有关交通规则的书,认认真真地看了2周,然后去参加考驾照的笔试。这个笔试很简单,就20道选择题,随到随考,当场给分。合格的就发“学车许可”(“Learning Permit” ),费用$10。象我们这样认真的中国人,当然拿了满分。

这里笔试的目的,就是让你知道交通规则,完全没有有关汽车原理和结构的内容。考试时间不限,有人几分钟就做完;有人要做4-5小时,也可以带上点心。如语言不通,考试时可以带词典。当时越战刚结束不久,当地有不少越南移民,纽约州还专门印制了越文的笔试试卷,供他们使用。可惜没有中文的试卷,中国人只得好好准备。不过,有不少人考试时带了英汉词典。

自己学开车,路试较简单

通过了笔试,拿到“学车许可”后,就可以开车上路了。但此时一定要有一位有驾照的人坐在你的车上。当时大家都很忙,不可能找到专门的教练。我见到熟人就请他们帮忙,主要是小唐和小黄,不论是1小时还是半小时。这样累计开了十几小时,觉得有些把握,就去申请路试了。

路试很简单,我开自己的车,考官坐在我旁边。我按照他的要求在市区里开。大致包括起步、变道、拐弯和并行停车。并行停车(英文叫parallel parking)是最难的。如果路边已经前后停放了两辆车,但其间有足够的空间,并行停车就是要将车停放在这2辆车之间,三车成一直线。

关于驾车规定,上海和纽约州也是略有不同的

纽约州规定拐弯时一定要侧头,以观察侧面的情况,而不能仅仅看视镜。而上海的规定是不能侧头观察,而应当完全根据视镜判断情况。纽约州规定遇到“Stop的标志,不仅车子要完全停下来,而且要让发动机熄火。上海的规定没有要求熄火。

我的路试也是第二次才通过的。路试通过后,拿到了临时驾照“Interim Licence,可以单独开车了。同日,交上$17.5, 办理正式驾照,45天后取证。

    

(三)、在美国的事故、车祸赔偿与开车补贴

买二手车,最怕出事故。一次,我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发现驾驶盘晃动,十分害怕。我马上从高速公路上退了出来,找了个维修点,说是球形接头坏了。换了个接头组合,化了$260,这占了我整个汽车价格的四分之一。

第一次车祸是发生在我刚拿到驾照、开始“单飞”的那一天。我独自一人开到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边开车边看路牌。在小拐弯时,被侧面开来的车撞在我车的后左侧;他车的右前侧灯被损了。我初犯车祸,心里很慌,就和那位老美说我们“私了”吧。他问多少;我说$200如何。他嫌少没同意,于是就打电话叫警察,我被认定为“责任方”。过了几天就收到法院以certified mail寄来的a plea of guilty (认罪答辩书)。如不服可申辩。我没申辩,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了,我被罚了$55。这辆车买来后用了10个月,然后以$600再卖出。一年下来,买车、用车费,减去卖车、补贴费,实际消费约850美元。

用自己的车为公司办事,在美国是有补贴的。在1992年,补贴是每英里路程0.28美元。这个数目要比耗油费高得多。(我查了些资料,如当时的美国的油价为$0.40/gal=$0.105/升,如汽车的油耗为10升/100公里,则每公里耗油费为$0.01/公里;则每英里耗油费约为$0.016这个数据有待校合)。从学校到公司来回共590英里补贴约为165美元,相当于来回机票费$20082%

(四)、在上海学车与在美国决然不同,严格而有组织

1993年从美国归来,当时国家有2条有关的规定。一是可以用美国驾照换国际驾照,再换中国驾照;另一是可以免税购买一辆在中国生产的轿车。我这2件事都没有做,因为当时我的年收入才5000—6000人民币,而最低的车价也在20万以上。心想这辈子也就不可能再有车了。

随后的几年,经济快速发展,老百姓的收入逐年提高。到1998年,我们的年收入已经过了万元,我的心又开始“活”了。当年,我在上海市欧美同学会理事会发言时讲过,希望在不久能够买得起房子,买得起汽车。当时还引起不小的反应。在那时公安局规定,考驾照的年龄不得超过60岁(最近才放宽到70岁)。我就是在60岁差几个月时去报名学车、考驾照的。

当时学车的风还没有兴起,老百姓还不清楚怎么回事。98年9月14日起,《新民晚报》开始发表连载的文章“想学车怎么办”。在改革开放以前,开车是件政治责任很强的任务,驾驶员是要经过政治审查的。到1998年,虽然取消了政治审查,但学车仍然是见组织性纪律性极强的事。

首先是到指定的地点去体检(付¥100)和拍照(付¥50)。当时上海市指定的地点只有3处,分别在大柏树、莘庄和康桥。体检内容,除了一般的视力、色觉、听力外,还要测握力和背肌力。最难考的是所谓“心理素质”和“适应能力”,包括对速度的估计能力、复杂反应、操作能力、动态视力、深视力和夜视力等6项。我前4项的成绩是“较差”,后2项为“合格”,算是勉强过关。

要学车,就得进“学校”。我进的是新闻培训部,在控江路隆昌路口的上海市印刷三厂内,是在我上下班乘6路时发现的。培训场地在松江小昆山,正式名称叫“公安局机动车培训中心”,据说占地1000亩,是远东最大的(我想也许是世界最大的)。我们是在此中心的第15部。从报名那天起就进入了紧张的“训练”生活。培训部的班车,清晨六点从隆昌路出发,中间停3站,7:45才到小昆山;一直学到下午3:30,开车回上海,到家总在5:00以后。天冷时,早上5点起床赶班车,确实很累,可那时劲头十足。

笔试也是在小昆山培训场地集中进行的。考试的前一天,有一场总复习,因没空我没有去。参加笔试的有几百人,分别在几个大教室进行。试卷上有100道选择题,要求1小时做完,而且要达到85分以上才算通过。有些汽车修理方面的题目,如化油器分析故障、排除等,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时间快到了,监考老师看我年纪大了,显得“可怜相“,就走到我旁边,对2道题给了暗示。

笔试过了,举行开学典礼,交费¥3700。计划的学习时间共75天,其中前45天用于“小路”;后各15天分别用于“式样”和“大路”。我实际学习了25天次。学习非常有计划性、有组织。先是“小路基础驾驶”,包括平地起步、直线、停车、换档、环岛、上坡手制动、小区小拐弯等;接着是“式样训练”,主要是“侧放移位”和“倒进车库”;最后的大路练车和考试是在松江镇区上进行的。

在笔试通过后,国内也发“学习驾驶证”,有效期为2年。但那只是说,在指定的教练员指导下才能开车;而且只能在培训中心或公安局指定的场所开车。我们一组由一位姓李的教练带8名学员,用的是一辆破旧的北京吉普,当然是手动排挡的。按年龄排队,大家都叫我“老大”。其实,在整个培训中心,我也是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学员(此后年龄放宽到70岁,这个记录肯定被打破了)。我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车子故障的问题,教练边修车,边教维修知识,十分认真。有2天到了松江,因为车坏了,只得停课。这种车开起来很累,特别是上坡时用手制动停车,要有很大的握力,难怪体检时要考握力和背肌力。不知现在学自动排挡的汽车,体检时还要考“力量”吗。我们8名学员一辆车,去松江一天,每人也只有1小时的驾车机会。整个学车过程虽然紧张、辛苦,但还算顺利,都是一次过关的。98年12月7日,拿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机动车驾驶证”,C照,有效期6年。2004年又换成C1 照(自动和手动都能开),有效期也是6年。

(五)、在上海买车与开车

到1998年,教师的工资比以前涨了,但那时的车太贵(至少也要20多万)。所以虽然拿到了驾照,但一直没有买车,也没有机会练车,学的差不多全忘光了。

为了维持驾照的有效性,按照当时上海市公安局交警队的规定,要做2件事。一是每年2次的交通安全学习班,要记入驾照的副页;二是要每一人订阅一份《上海交通安全报》。记不起从那年起,这2条规定都取消了。

此后的几年,收入上涨;车价下跌。买车的心有活起来了。在2005年初,我制定个人年度计划时,写了一条“争取购车”。到12月下旬,检查当年工作情况,各项任务都完成得很好,惟独购车的事还没有启动。我匆匆看了些材料,准备买“别克”。12月25日,我们研究所2位女教师的先生,阿赖和小张,先陪我去宁国路4S店看“别克”;然后就把我带到吴中路,动员我买东风雪铁龙-赛纳。因我诚心想买,而对车又不了解,就听他们的,买下了赛纳车。

2006年的元月2日和3日,小张和阿赖教我和我女儿,在新江湾城足足开了2天车。当时复旦新校区还没动工,新江湾城的道路已经铺好,但没有什么车辆通行,是个学车的极好地方。元旦以后,小徐老师给“陪驾”了2-3次,从元月11日起,我就在嘈杂、拥挤的上海大街上“单飞”的。

-----------------------------------------------------------------

在上海市区开车已经有2年了,开车的兴奋感,已经逐渐地部分被烦恼所替代。上海车辆越来越多,早晨过杨浦大桥的车辆,一直堵到控江路。我上下班的车速平均还只有20公里/小时。更烦恼的是停车问题。在北京停车费,是以“元”计的,即使在王府井、东单、西单,每小时也只有1-1.5元。可是在上海大多是“拾圆”起价的,有的更高。一次,我去上海书城买书,车停在附近的地下车库里,出来时竟收了45元(3小时,每小时15元)。

更大的问题是大量汽车造成的环境污染,汽车排放会产生对人体和植物有害的“臭氧”;同时汽车排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又会促进全球变暖。美国一直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头号大国,布什总统拒绝在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京都议定书上签字。最近,中国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二氧化碳排放的第一位。当然,这其主要原因是中国用烧煤发电所引起的(每发一度电,烧煤的要产生975克二氧化碳,烧油的产生742克,而核发电只产生22克。难怪法国新总统首次访华时就大谈温室效应,来推销法国的核电技术),但中国汽车拥有量的大幅增长也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汽车这玩意,真是既让人欢喜,又让人犯愁呀!

附则:

1,1加仑(gal)=3.8 升(l); 1英里(mile)=1.61 公里 (km)

   在汉语中,可以将mile读成“哩”(mai)。我们常听一些人讲“在高速公路上我车开到140哩”,实际上,他的意思是车速达到140公里/小时。其实,他们把“哩”和“公里”搞混了。140哩的车速要相当于225公里/小时呐。

2, 近二十年来美元/人民币兑换率的变化

年代

1978

1983

1984

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兑换($/¥)

1.70

1.97

2.33

2.94

3.45

3.72

3.72

3.76

4.78

5.32

5.51

年代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兑换($/¥)

5.76

8.61

8.35

8.32

8.30

8.20

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