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长辈的故事(六)
发布时间:2008-06-09  浏览次数:

我外公家就在广慈医院对面的金谷村,在瑞金二路和绍兴路口。金谷村比顺安里迟建,属于“新式里弄”,有大小卫生;最后还有一排“汽车间”。每幢有3层,3个正房、2个亭子间、一个厨房和2个卫生间。我外婆信佛,将一间卫生间改作佛堂。金谷村里原先每家一幢,后来住了许多家;原先的汽车间也改为住房,还加高了2层。

我家附近的老地图(此图是1949年出版的)

(图中1为顺安里;2为金谷村;3为正风小学;

4为中国中学;5为务本女子中学;6为后来的向明中学)

金谷村是在1930年代由当时上海市市长吴铁城投资建造,然后出售的。解放后作为“敌产”没收归公,以后就作为公房出租。40年代初,父亲随机关逃难到江苏张渚,1943年突然病故,我妈带了6个小孩,回到上海。顺安里的房子已被他人占居,我们进不去;只能投奔我外公,住在金谷村,一住就是45年,直到1989年才搬到虹口区2房一厅的住宅。

到上海解放时,金谷村里许多热血青年“南下参军”,就我们这一号,就有4名:三名舅舅;一名是表舅,是外公妹妹的小儿子。当时解放日报登载了全部南下参军者的名单,数十年后他们以此作为证据,办理了“离休”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