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长辈的故事(五)
发布时间:2008-06-09  浏览次数:

(九)顺安里到金谷村

在上世纪20年代末,我的公公、外公、我爸妈都在江苏镇江工作,经两老的撮合,我父母亲就是在镇江的相识,并于1931年结婚,生了我大姐。随后,父母回到上海,住在当时永嘉路的顺安里9号。出弄堂左拐走200米,就是在中正南二路上法国人办的广慈医院(现在是瑞金二路上的瑞金医院)。从我二姐开始,到倒数第二的弟弟,全是在这个医院出身的。最小的                              

 

 父母亲年轻时

弟弟是逃难时生于江苏张渚。

顺安里是旧式里弄的一幢房子,弄堂口有个庙叫“淡井庙”。我们的隔壁是“逸园”,当时是跑狗场,解放后改为“文化广场”。我们在顺安里那幢房子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不化钱看跑狗。 

1928年1月28日,由一个名叫邵禄的法国人成立了“法商赛跑会股份有限公司”募集资金66万两规银,买下这块约78亩的土地,兴建逸园大厦、跑狗道、大看台、足球场及附属的旅馆、餐厅和舞厅等建筑跑狗赌博的方法和押宝类似。一只只赛狗铁笼子,每只笼子       

“逸园”的跑狗场

  

外面均标着狗的名字和号码。赌客看中了哪条狗,就买号的狗票。每次有6条狗同时参赛。开赛时,先以只电兔绕场,接着六扇狗笼门同时掀起,参赛的狗便如离弦之箭冲出追赶电兔,以最先到达终点的狗为优胜,持有该狗狗票的赌客就成为赢家。狗赛每次常吸引几千人参加。主持人常利用麻醉药、兴奋剂等影响赛狗的速度;或者操纵电兔来影响赛狗的结果。中国赌客均是十赌九穷。法国人给这个赌场冠以一个雅致的名称“逸园”上海人则根据“狗场”的英文“canidrome”将它读作“看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