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长辈的故事(一)
发布时间:2008-06-09  浏览次数:

 

                                                  2006年2月

 

2005年12月,应学校100周年校庆筹备会之约,我写了一篇杂文“在这里创业—我上海理工大学工作40年杂记”。该文1万6千字,可以算是我在杂记方面的“处女作”、“习作”。拙文通过网络,发给了同事和朋友,反应还可以。我的“自我感觉”还不错,还想写一些关于我家历史的一些故事。前一篇主要是给新老同事和朋友看的;这一篇写的都是家里的事,主要希望给亲戚、小辈和个别朋友看。这里的材料,有的是听长辈说的;有的是从资料和网络中查阅到的,不一定都正确,只供消遣。

(一)福州的“华氏族派”

外国人填写简历,只填“出生地”;而我们中国人填写简历,除了要“出生地”外,还要填写“籍贯”。按辞海的解释,籍贯是一个人的祖居或出生的地方。我在上海广慈医院(现在叫瑞金医院)出生,“出生地”就自然是“上海市”了。至于“籍贯”,据我妈妈说,我父亲以无锡为其籍贯;她叫我填福州或福建闽侯为籍贯,因为我的曾祖父被派到福州任职;另外,我母系也是福州人。

1981年我在美国时,长房堂侄华克伟给我一本由台湾的亲友于1980年编印的“华氏族谱”,是堂兄华泽钤(qian)写了简述。此族谱是从曾祖父华晋恩(诵纶)写起,共7页,并附一页的“华公晋恩派下子孙亲属一览表。

根据此家谱,曾祖父华晋恩系无锡人,是江苏无锡华孝子之后。清朝咸丰(1851-1861)期间,受任为福建浦下关盐大使,定居于福州黄巷16号。当时宅门前悬联为“美里喜占新宅第,惠泉还忆旧家山”。这里的旧家山,是指无锡的惠泉山。

他于1933年在福州无疾而终,享年88。其灵柩由长房长曾孙华泽钧(惕犀)护送,船运至无锡,卜葬于惠泉山之阳。

惠泉山,又称惠山、彗山,位于无锡市西郊;周约20公里,是江南名山之一,以泉水著名;有天下第二泉、龙眼泉等10多处。东麓有寄畅圆、唐代题字石刻“听松石床”及唐宋经幢(刻有经文的石柱)。1949年后开凿映山湖,将锡山和惠泉山的景物联成一片,辟为锡惠公园。

曾祖父在世时,定下以后的排行为“恩承世泽克振家声(恩通六世)”。华晋恩有4个儿子,长子华承棨(读qi, 号戟(ji)卿)、次子华承英(号彦卿)、三子华承瀛(号雲卿)、四子华承澐(号季卿)。

我们的祖父是老三华承瀛,早故,葬于福州西门鸡角衕之阳;祖母林氏是林则徐(林文忠,1785-1850,字元抚、少穆)的后代。祖父母就只生了一个孩子,即我父亲华世基(荷生);我母亲叫叶佩琳。

1987年福建省农科院和我们合作搞研究,邀我去福州讲学。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去我的“籍贯地”。9月25日到福州;27日下午就去黄巷找我们的“老家”。在我出发前,四房大姑(总排行为八姑、世荣)给我描述了房子的特点,以及他们幼年时住在那里的情况。我根据她的描述,画了个示意图(右图)。当时我父亲正处少年,时间大约是1920年代。大姑说我家“不是黄巷24号,就是8号。从南街的方向进胡同,就在右边。大门是6扇的;门坎很高”。我看了好多家,都是既有点象又不全象。每一个大门里面,现在都住了十多户家;天井里全是煤炉和晾衣的竹竿。我问了一些居民,都讲不清楚。最后见到一位60多岁的老太陈翔儿,她说过去的华家住在现在的8号。她是刘瑛业的学生和同事,刘是福州人、华泽钤的妻子。他们夫妻两人都是1918年生,后去台湾,服务于铁路。

(二)福州的三坊七巷

老家“黄巷”,是在福州著名的“三坊七巷中。我母系的许多亲友也都在三坊七巷住过。

2005,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发现•探索》栏目,专门放映大型电视专题片《三坊七巷》。三坊七巷位于福州市区南后街的两侧,从北往南位于南后街右侧的为"三坊",即衣锦坊、文儒坊和光禄坊;位于左侧的为"七巷",即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和吉庇巷。整个街区呈"鱼骨式"格局排列。

三坊七巷形成于唐末五代时期当时闽江的沙洲沉积到那里,那里便出现了一片陆路与河道并存的"开发区"。"安史之乱"中原混战,南迁避难而来的各界人士很自然地选择了这片平整的土地,开始了为新一轮创业而组建家园。一个以士大夫阶层、文化人为主要居住民的街区,便在南街附近生成,这就是日后人们常说的三坊七巷街区。占地面积为40多公顷,现存明清古建筑200多座,是我国东南现存最大的古民居建筑群之一,被建筑界誉为明清古建筑博物馆由于城市建设等原因,光禄坊及杨桥巷、吉庇巷已消失现仅存的是“二坊五巷

福州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三坊七巷正是这个千年古城历史和文化的精髓所在。三坊七巷一直是福州最有文化气息的地方。这里人杰地灵,是出将入相的所在,历代众多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诗人从这里走向辉煌。这里的名人可以分为四大类,第一类是在中国历史进程有过重大贡献和重大影响的,堪称历史名人,如民族英雄林则徐、黄花岗烈士林觉民,著名思想家、翻译家严复,明抗倭名将张经等。第二类是历史上担任过重要军政官职的人物,如宋太宰余深、国子祭酒郑穆、御史中丞陆蕴,明礼部侍郎萨琦、户部尚书林津、应天府尹陈一元、巡抚梁章钜,清台湾挂印总兵甘国宝,民国海军总长刘冠雄、海军总司令蓝建枢、海军部副部长陈季良等。第三类是名门望族,如住在宫巷的林则徐次子林聪彝、大女婿刘齐衔、二女婿沈葆桢,住在黄巷的清道光进士、湖北巡抚郭柏荫,五兄弟皆中举,在福州传为佳话,世称“五子登科”,解放军著名儒将郭化若是郭氏后代。住在文儒坊的陈承裘7个儿子,一子幼夭,六个皆中进士或举人科举制度在中国盛行一千多年,这样的实属罕见清廷为此专门赐了 个匾:“六子科甲”。第四类是著名的学者、诗人,如唐代学者黄璞,宋嘉定状元郑性之,著名诗人黄任、杨庆琛、张际亮、林昌彝,何振岱,《福建通志》总纂陈衍,当代著名女作家谢冰心等。在封建社会联姻十分讲究门当户对这些历史人物不少还有姻亲关系

    林文忠(则徐)公府    

 三坊七巷保留了大量的明清建筑,被称为为明清古建筑的"活化石"。据原福州市文物局局长曾意丹的介绍,从建筑空间的处理来看,三坊七巷在中轴线上的主厅堂,比北方的厅堂明显高、大、宽,与其他廊、榭等建筑形成高低错落,活泼而又极富变化的空间格局。厅堂一般是开敞式的,与天井融为一体。特别要指出的是,为了使厅堂显得高大、宽敞、开放,一般在廊轩的处理上着力,承檐的檩木,或再加一根协助承檐的檩木,都特意采用粗大的而长的优质硬木材,并用减柱造的办法,使厅堂前无任何障碍,这在北方建筑及其他南方建筑中,都极少见到。三坊七巷除了在布局结构上与众不同之外,在围墙、雕饰、门面等方面也独树一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