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救灾抢险中他的名字叫“担架”
发布时间:2008-06-06  浏览次数:

       上海理工大学英语专业的大四学生侯宇,最近刚从四川地震灾区返回上海。如梦魇一般的地动山摇,废墟中乡亲们的呻吟,亲手搬运出乡亲的尸体……一幕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地震发生后的这些日子,21岁的侯宇接受了一次活生生的生命教育,在灾难面前,他挺起了男儿的胸膛。
                                                                                                         返家突遇灾难
  因为找工作,4月29日,侯宇向学校请假返回老家四川绵竹。5月12日这天,他像平常一样,吃过午饭后,坐在家里客厅看电视节目。没有任何的征兆,一场罕见的强烈地震发生了。
  侯宇的家乡与震中汶川仅一山之隔。在剧烈摇晃中,侯宇迅速跑进母亲的卧房将她带出,随后母子二人一起躲藏在卫生间洗漱台下。地鸣声、尖叫声、垮塌声充斥着侯宇的耳朵,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摇晃似乎有所减弱,侯宇扶起母亲跌跌撞撞地冲下楼,向屋外的广场跑去。下楼后的侯宇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平时空旷的广场上聚集了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群,他们有的匍匐在地上已经不能动弹,有的怀抱婴孩失声痛哭,有的浑身是灰尘和鲜血,四下望去到处都是残壁碎瓦。
                                                                                                  感受生命消逝
  在当地政府人员的号召下,侯宇和其他没有受伤的人自愿组成一支队伍,抬着临时用作担架的门板实施救援,“担架,担架”成了他们共同的名字。
  当第一具乡亲的尸体抬上门板的时候,侯宇告诉自己:“流泪无用!去拯救更多的人才是自己最应该拼尽全力去做的事。没什么好怕的!我有责任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从下午到晚上,他一直忙碌着没有停歇,伤员们的一句“谢谢”,对他来说就是强心剂。天越来越黑,气温也开始下降,地震时匆忙逃出的侯宇,身上只穿着短袖T恤和短裤,寒冷而潮湿的川西气候让他的双膝不由自主地疼痛起来,加上长时间机械地抬运伤员和尸体,他的双臂酸胀难忍,但是他仍然一瘸一拐地奔波在安置点与废墟之间。直到一次间隙的休息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脚底被玻璃碴刺伤,而身上也早已被伤员的鲜血浸透,他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又一次站在等待救援召唤的队伍中。
                                                                                               灾难让他成长
  年仅21岁的侯宇度过了他人生中最难熬的一个夜晚。第二天凌晨5时,地震发生后十多个小时了,他没有休息片刻,没有吃一点东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人。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黑暗的废墟中传出的呼救声越来越轻、越来越少,侯宇真切地感受到无数条生命正在消逝……
  救灾工作告一个段落后,侯宇本周返回上海,但是家乡的灾情时刻牵动着他的心。他与上海的志愿者们取得了联系,正在为家乡受难的中学筹集一批书籍。
  “在灾难面前,我心中不由升腾起一份责任,也对生命价值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侯宇说,灾难让他成长了。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一睿;陈瑶;钱滢瓅  日期:2008.05.24  版次: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