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生:我塑了一辈子领袖像
发布时间:2008-06-05  浏览次数:

 

 

    记者(以下简称):文革时期,全国各地到处树立起毛主席雕像,您在北京建筑艺术工厂工作,当年参与设计建造不少毛主席雕像,能不能说说雕毛主席像的情况。

 

  白澜生(以下简称):1967年清华大学树立起第一座毛主席雕像后各地掀起塑像高潮,运动中立不立毛主席像是忠不忠于毛主席的表现,是对毛主席的态度问题,是政治立场问题,结果到处立像,你立我也立,谁也控制不住,在北京林业部大院里同时就立起了两座毛主席像,两座像相距不远,相互对峙,把主席像庸俗化了。我们搞雕塑设计的都觉得不合适,建议他们立一座。有的地方要求五一七一十一重大节日前一定要把像立起来,时间短,工期紧难免粗制滥造。开始,主席像的高度还没有统一标准,有人发明像高7.1,基座5.16加起来12.261226为毛主席生日)。到后来不分场地大小、周围环境如何一律按这个高度,形而上学猖狂。开始人们怀着对毛主席的敬佩爱戴的感情,后来变成了赶时髦,一窝蜂,上升到对主席忠不忠的政治高度,结果搞成一场造神运动。我个人估计全国在1967年到1969年间树立起近千座主席雕像,仅北京一地就有几十座,遍布中直机关,高等院校,部队大院,现在大部分都拆掉了。当年北京八大院校争相矗立,现在仅剩下地院(地质大学)钢院(科技大学)两座,面对面站立,都是背手姿态,树的位置也不理想。我参加雕塑的第一个毛主席像1967年立在中央直属机关院内,最后一个是1969年立在齐齐哈尔的不锈钢主席像。

 

  文革中间,各地树的领袖像多用水泥,石头和金属像很少,听说您参加设计的海军大院的主席像是汉白玉雕刻而成的?

 

  :海军大院的主席像是1968年底开始做,当时海军司令苏振华,政委李作鹏非常重视,由周希汉副司令亲自组织,从设计到完工搞了近一年,像高7.1,基座3。毛主席挥手姿态我们设计了初稿,海军领导要求很严,集体审看小样,通过后做了两米左右的定稿像,然后放大翻石膏模子再用汉白玉分段雕刻。为了石刻段块合理,毛主席上半身和手臂是连在一起,用一整块石头雕成,全身一共用三块整石组合而成。雕这个像时我还有幸见到毛主席。1969年毛主席、周总理、林彪在海军司令部接见三军学毛选积极分子,我也参加了接见。这座像一直保留到现在,是一座艺术效果较好的雕像。

 

  :您参与多少座主席像的制作,最大的雕像是哪一座,什么时候完成的?

 

  :我一共参与设计制作十几座毛主席像,北京有中直机关、矿业、农机学院等,外地有天津、齐齐哈尔。1969年我们赴齐齐哈尔雕像时社会上已经传闻主席指示,你们天天让我在外面站岗放哨,周总理也有批示,不能让毛主席像交通岗一样总站在外面,但都是传闻,没有听到正式传达。不过70年代以后雕像热慢慢冷下来,恐怕跟中央三令五申有关吧。齐齐哈尔有两个大型工厂,专门生产军用物资,有不锈钢材料,他们请我去工作了半年,铸造了一座金属不锈钢主席像,像高11,算是巨型雕像。除了这座像外,北京原国防科委大楼前也有一座不锈钢主席像,高4左右,铸的得时间更早些。国外人物用铜铸,很少用不锈钢。铜易氧化生锈,毛主席怎么能生锈呢?要永不生锈,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形而上学。不锈钢的特点是表面越光滑越熠熠发亮,不光就容易脏,落上粉尘像生锈一样。雕像立起来抛光是一个技术难点,国防科委的像抛光打磨得比较好,为今后的不锈钢雕像积累了经验。有了经验,我们齐齐哈尔像就做得更大更光亮。辽宁沈阳的主席像做得比较好,周围还有工农兵群雕,是一座玻璃钢像,沈阳像比齐齐哈尔还要立得晚一些。70年代以后,各地雕像就基本停下来了。

 

  文革时期主席雕像的姿态为什么比较单调,基本上是挥手、背手两种模式,细分还有带军帽和不带帽,穿军大衣和穿风衣几种。近几年所雕的主席像反倒姿态各异。

 

  :全国雕像高潮中,中央并没有具体布置,包括尺寸、材料、姿态都没有统一规定。国内从事雕塑的创作人员能亲眼见到毛主席太困难,只能根据记录影片镜头和报纸上的照片参考创作,那个年代雕主席像是一个严肃的政治任务,承担很大的心理压力。为了避免犯错误,干脆翻制别人已经雕好的像,一个模子大家用,所以才处处雷同。

 

  :当年雕毛主席像的经历给你们这一代艺术家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我是1963年从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分到北雕厂,主要做室内人像,做室外像的机会少,通过雕毛主席像,实事求是讲,培养锻炼了我室外大型雕像的经验,从人物比例,光线处理,工程结构设计上都学到很多东西,对我30年以后在深圳雕塑小平同志全身像打下基础,我们这一代雕塑家都是从做主席雕像开始积累经验成长起来的。

 

  :几十年您一直在雕塑伟人像,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红色情结?

 

  :你说得对,我从60年代开始雕主席像,一直到今天,我始终认为毛主席这个人物很值得用雕塑表现,毛主席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别人无法代替,他的人格魅力感染了几代人。其实几十年来我一直没有停过雕主席像,1976年主席逝世,毛主席纪念堂要有一个主席像,我和国内几位著名雕塑家一起完成汉白玉毛主席坐像,立在纪念堂南门大厅内,这几年我一直考虑再雕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主席像。现在还未完工,主席像我一辈子也做不完!

 

  文革主席雕像是那个时代的见证,曾经全国林立,如今几尽绝迹。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拍摄主席像,反而越拍越少。对于这一段历史,随着时间推移,主席雕像政治光环越来越淡化,艺术价值反而越来越突出,保留下来的像被有些地方列为文物。

 

  :据我所知,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不少主席雕像的设计稿。80年代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对各地主席雕像做了一点调查,选一些比较好的建议当地保留。有的保留下来,有的还是拆了。我们不重视,外国人却关注。曾经有一个法国留学生到北京找到我的工作室。说他想收藏主席像,我把手上一个现成的小稿子大约有60公分高的雕像以很低的价格让给他,现在想起来很后悔,不应该给。这是个很好的设计稿,但是外国人有心,他说法国青年人要了解中国,了解文化大革命首先要研究毛泽东。今天看来,中国艺术发展、中国文化发展,文革这一段历史是不能跨越过去的,可惜现在做这种研究工作的人太少。如今,人们已经比较习惯地看待各种各样的领袖雕像。其实自从有了人类以来就存在崇拜现象,从古希腊罗马一直到今天,崇拜英雄,崇拜伟人是所有民族的共性。我们这一代对毛主席的感情是下一代人无法理解的,这种感情不是一代人就结束了,雕像是一种怀念,怀念也是一种思考。

 

  白澜生  196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后分配到北京建筑艺术雕塑工厂。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全国城市雕塑建筑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雕塑学会副秘书长。